[荷]从前他是个男孩

=荷单人/ 架空/ 极短篇/ 写于一年前

邮差就要来了。
如果对孩子们来说,一年中最期待的日子是圣诞节。那么,这个面色红润、浑身酒气的矮胖男人就是小伙们的圣诞老人了。当霞映照苍穹时,人们坐在办公室里喝着咖啡开始一天的工作,他们却随时准备着献出年轻的生命。
可是霍兰德从不期待信件。
或者说,他收到信的可能性接近零。战事爆发那年他在与祖国相隔一道海峡的他乡为一场考试忙得不可开交,两耳不闻窗外事。直到一颗炸弹落在离他公寓不远的十字路口,他才发上一次收到来自家人的消息仿佛在上一个世纪。无数封寄自无比遥远的故土的信沉入海底,匆忙之间摁下的滴滴答答像找不到家的孩子,迷失在无数电磁波组成的道路上永远不会到达终点...

[荷比]奇遇

=有私货。

        我再次打量着坐在窗边的那位顾客。他看起来像是本地人——他们这个国家的人,个子都和他一样高的要顶到天花板,成熟小麦般颜色的短发高高翘起。值得注意的是他的额头上有一道骇人的伤疤。那双绿眼睛和无风的湖面一样安安静静的,偶尔闪烁着一丝狡黠的光,让我想起夏洛克或者葛朗台一类家伙。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叫人看了怪严肃的。衣服并不是时兴的款式,却烫的整整齐齐。

        他第一次来时就坐在他现在坐的位置上,点了一杯浓缩咖啡,没有加糖。...

伪文风试炼十题

第一次出题请多多指教。

1.用日式轻小说文风写发生在西方世界的故事。
2.用平常的文风写一个你从未接触过的题材。
3.用明清小说的文风写一篇科幻小说,软硬不限。
4.解一道题,不限科目,写下解题过程,在其中表达一种情绪。
5.记录你真实的一天,使其具有魔幻现实主义色彩。
6.写一篇叙事诗,背景为当代校园。
7.写一则真实的新闻,突出其内在的荒诞。
8.用说明文写一封情书。
9.用起点文的风格写一个你最喜欢的人。
10.用早期白话文写下你对这十题的感想。

[APH/雪肌姐妹]夏夜无尽

=没什么营养的架空。

“听着”娜塔莉娅坐在桌子上,手指勾着领口,“伊万是个彻头彻尾的胆小鬼。他总躲着我。”

冬妮娅保持沉默,她显然对妹妹的胡言乱语见怪不怪,况且浓烈的酒味提醒她这些疯话不必当真。她倒了杯柠檬水递给对方。“哦天哪,”娜塔莉娅胡乱揉揉头发,“亲爱的姐姐,您能听听我说话吗?我是说,”她提高音量,好像冬妮娅已经几近失聪似的,“他是个懦夫!”她跳下桌子,把短得不能再短的裙子向下扯了扯。“在你搞清楚自己想说什么之前”对方视若无睹,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不如帮我把柠檬切好。再吃点水果。”

白杨树蒙着灰尘的叶子绿了又黄,冬妮娅的冰镇柠檬水小摊总会在七月一日上午九点出现在地铁站旁。她从十三...

[APH]点段www

#凸凹组#(我我我入坑就站了这对可是一直不会写qwq)

       阿尔弗雷德破天荒地走进图书馆。他将在第七个书架旁看到一个亚裔青年,对方正写着什么。雨像位过于焦急的客人,不停敲击窗子。有一瞬对方抬头看了看他,接着继续埋头奋笔疾书。美国青年随手抽了本书坐在他身边:“下午好,先生。”那时本田菊临近毕业,诸事繁忙。而这个冒冒失失的外国友人,就好比拉开窗帘突然闯进屋内的阳光,照亮他的今后所有将要走的路。


#瑞比#(发现这对好萌哎√)...


[APH/法中心]幕落方醒

食用须知:

法中心架空,仏英有,上世纪二十年代背景,一群文青(?)的故事

不要吐槽文风为啥崩成这个熊样,我是认真的。

       弗朗西斯注意到有片雨云在天空驻足了一个钟头,仍固执地依然滴雨未落。他走进曲折的巷子,直到瞧见一间不太显眼地下室,才停下来仔细辨认了好一阵。他思索片刻,敲了两下门。过了大约十几分钟,酒气熏天的守门人从门缝里懒洋洋地探出头来,颇有些不耐烦地打着呵欠:“先生有何贵干?”

       来访者小声道:“打扰您了,真是抱歉。请问...

[立波立]Wonderland

Written By:Icefish

=现代架空,意味不明,介于HE与BE之间的TEww

生日快乐!

“你在写什么呢?”他用指关节敲着桌子问我。

“年终总结,”我敲下一行字。

“无聊,”对方凑到近前,“我还以为是小说童话什么。”

“我说你啊,”我盯着电脑屏幕,“不要随便打扰别人工作好不好,我很苦恼的。”

“唉——”他似乎有些失落,“既然这样,我就先走咯?”

“不送,帮我把窗户关上。”他旋即打开窗子,说了句“再见”就一跃而出。

 没错,就是和前几次一样,从窗户跳了出去。顺便一提,我的公寓在五楼,楼下是马路和商铺。

 自称是我故交的菲利克斯,第一次出现在我家...

【露普】记忆残留

=露普架空,其他的不当西皮看也行

=OOC,狗血老梗,文风都是轻小说的错×

推荐BGM:吉他-人们的梦 http://www.kuwo.cn/album/273852/


  “你……”戴着眼镜的医生声音颤抖,“醒啦?”

  废话,我眨了眨眼,喉咙干涩到无法发出声音,只能以这种方式表达我的不满。

  脑海中的记忆如同梦境般模糊不清,最后的片段,是刺眼的红色车灯。然后,我就躺在这里了。除此之外,关于那个晚上的回忆

  阿西特地从国外回来,他看上去比我住院前老了很多,简直成了个老头。我们聊的不多,他不但外表苍老,内心也老态龙钟,本来嘛,他就属于那种过分严肃的人,这样一来,...

【荷中心】无词歌

=大概双荷?前篇意味不明,后篇【荷春燕,有】
=架空,【文风崩坏】警告,【ooc】警告。欢迎指正ww

前.
当拉尔斯从那位眉清目秀的东方匠人手中接过一团细腻的白色粘土时,四周静似午夜,仿佛水车极富节奏的转动声、涓涓细流的流水声和人们的窃窃私语都不复存在。某种无法言说的寂静将他包裹在其中,就好像世界上只剩下自己一人和捧在手里的白色黏土,它看上去像极了面团,触感却让他不禁想起儿时妹妹白皙娇嫩的小手。
若此时他的先人——制陶厂的霍兰德先生在天有灵,定会欣喜若狂地从墓穴中钻出来,空荡荡的眼眶中迸发出狂热的火花,。他对青花瓷的狂热,甚于他对妹妹的疼爱,据家中的厨娘所言,此人“一生的挚爱”就是他惟一的妹妹。当...

【乌白】陨星火

ooc警告文风崩坏警告,雪肌姐妹,不是后妈【盯←

  我和一位在警署工作的朋友闲逛,他却拉着我像个孩子似的闯进文具店,在一堆日记本前驻足许久。“这让我想到一个故事,”他端详着面前五颜六色的本子说。接着我们去了餐厅,几个服务生忙前忙后,却让我们足足等了一个小时。他就跟我讲:

  “几年前的某个清晨,当时我还是个刚毕业的学生,正是精力充沛不知疲倦的年纪。有个中年男人报警说,他的租客——一位老妇人今天早上死在卧室里。我见到死者的时候,大约是七点钟左右,或者八点。总之,死神早就将那人的生命带走了。她整个人趴在桌子上,像个失去线绳控制的木偶。她面前有个水盆,里头浮着一本烧得只剩封皮的日记。她面部...